时间:2017年12月20日 11:04  來源:  编辑: 四年級组 点击:

身爲爸媽,帶孩子苦點、累點其實都不算啥,是吧?最讓我們窩火、無奈、心累的是,明明爲他好,怎麽說他就是都不聽。獎勵、懲罰十八般武藝都試出來了,還是無效。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魯道夫·德雷克斯博士說,既然這樣,那就讓孩子“自作自受”,這一招比啥都有效。來看看怎麽用它“對付”孩子吧。

如果媽媽忘了烤箱裏的蛋糕,會發生什麽?根據正常邏輯,蛋糕會烤焦,這是她健忘的自然結果。如果我們讓孩子體驗自己行爲的後果,我們就給孩子提供了一個真實和誠實的學習機會。

讓孩子餓一頓,其實沒有多可怕

十歲的艾爾弗雷德上學時經常忘記帶午飯。每次媽媽發現他忘了,就會趕快把午飯送到學校,並且厲聲責備他忘性大,害自己爲了給他送飯多跑一趟。而艾爾弗雷德總是以發脾氣回應媽媽的指責和說教,同時繼續忘記帶午飯。

一個人忘記帶午飯的自然結果是什麽?他會挨餓。媽媽可以告訴艾爾弗雷德,她不再認爲讓他記得帶午飯是她的責任。如果艾爾弗雷德又忘了,媽媽可以不理他的抱怨。事實上,這根本不是媽媽的問題。艾爾弗雷德一定會很生氣,因爲這時他還會認爲媽媽有責任提醒他要記得帶午飯。媽媽可以平靜地回答:“艾爾弗雷德,你忘了帶午飯,我也覺得很惋惜。”(這可能也需要跟學校確認,艾爾弗雷德忘記帶午飯,不是因爲有人會借他錢讓他買午飯。)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媽媽加上這樣一句“也許這樣會給你一個教訓”,她立刻把自然結果變成了懲罰。關鍵是我們措辭的目的,是讓孩子感覺到自己有能力克服這個困難,而不是我們替孩子決定,讓他做我們讓他做的事。

“讓孩子挨餓”這個想法,對很多父母來說很可怕。當然,挨餓的滋味很不好受。但是偶爾少吃一頓午飯,不會對孩子的健康造成傷害,而這次挨餓的滋味卻能夠有效地激發艾爾弗雷德記得帶上自己的午飯,更能減少比挨餓滋味更糟糕的戰爭和摩擦。我們沒有權利替孩子擔負責任,也沒有權力替他們收拾殘局,因爲這些都是他們自己的事。

四岁的爱丽丝体重较轻,而且容易感冒,爸爸妈妈都坚信,只要她得到更多营养就能改善体质。爱丽丝坐在餐桌前,津津有味地吃了几口饭,喝了点牛奶。当父母开始交谈时,她就对吃饭失去了兴趣,她把胳膊放在餐桌上,用手撑着头,无聊地开始玩碗里的食物。爸爸这时提醒她:“快吃呀,宝贝!快点吃你的晚饭。” 爸爸的语气很和蔼,充满疼爱。爱丽丝可爱地笑了一下,又吃了一口。爸爸妈妈又开始聊天,爱丽丝嚼了两下,又不吃了。妈妈停下和爸爸的对话,跟爱丽丝说:“宝贝,快点嚼,嚼了咽下去。你想成为一个健康高大的孩子对不对?” 爱丽丝使劲嚼了几口。爸爸接着说:“这才是我的乖女儿。” 然后只要爸爸妈妈一开始说话,爱丽丝就停下来,不吃饭。整顿饭都在爸爸妈妈对爱丽丝不停的哄劝中进行。

愛麗絲不吃飯的目的,是要得到父母的關注。我們稍微觀察一下父母的行爲,不難發現這一點。

吃東西以維持生命,這是人類的本能。當孩子吃飯出現問題,一定是父母的方式出了問題。吃東西是孩子自己的事,父母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少管孩子的閑事。

引導愛麗絲正常吃飯的最佳方法,就是“允許”她吃飯。如果她拒絕吃飯,父母應保持和善而堅定的態度,完全避免說教。大家都吃完飯以後,就正常收拾。到了下一頓飯的時候正常開飯。如果愛麗絲依舊拖拖拉拉,還是不用說教,只是保持友好和善的圍,這個態度暗示:“如果你想吃,這裏就有飯。如果你不吃,說明你不餓。” 如果孩子拿著食物玩,就把食物靜靜地收走。不用恐嚇懲罰,也不用獎賞賄賂(比如說吃完飯就可以吃甜點)。愛麗絲可能會在一個小時後抱怨肚子餓,要求吃餅幹或喝牛奶。這時媽媽可以友好地回答:“你肚子餓,真是抱歉,咱們晚飯六點開始。要等那麽久才有東西吃,真糟糕呀。”不論愛麗絲通過什麽方式表現出可憐,媽媽都要讓她餓著,因爲這是不吃東西的自然結果。如果因爲不吃飯就打孩子,給孩子帶來的是痛苦的懲罰,因爲這裏面有父母的強迫和幹涉。饑餓帶來的不舒服:不是大人強加的,而是不吃飯造成的。

爲什麽父母打孩子的時候,不會因爲孩子的疼痛而不安或懊惱,反而會爲孩子因自己的行爲而體驗饑餓憂心?表面上看起來,父母深信給孩子提供食物是自己的重大責任,看著孩子挨餓而什麽都不做,這就不是好父母。然而,我們對吃過分注重,對孩子瘦弱和健康焦慮不安,通常都是面具。父母可能選擇相信自己這麽做是出于責任感。而事實上這是在掩飾控制孩子的想法。“我的孩子应该按照我的想法吃西。” 很多父母受到这种控制欲的驱使,爱丽丝就是为了反抗这样的控制权。当爱丽丝感受到这个权威没有了,她没有了反抗的对象,不吃东西对她没有什么好处,爱丽丝自然就会好好吃饭了。这个改变可能需要花一段时间,而且肯定需要耐心。

當邏輯後果被用于恐嚇,或者在家長發怒中使用,那它就不再是邏輯後果,而變成了懲罰。孩子們很快就能感受到兩者的不同,他們會回應邏輯後果,反抗懲罰。

爱丽丝的父母决定使用逻辑后果,当爱丽丝又拖拖拉拉才吃饭时,妈妈有些不高兴,但她什么也没说。爸爸妈妈聊天的时候也不开心。他们看到的,是自己面前摆着个大问题,这个孩子心不在焉地玩着食物。爸爸妈妈吃完时,爸爸对爱丽丝慈爱地说:“爱丽丝,快点吃午饭。如果不吃,你知道到不了晚饭的时候你就会肚子饿,而两顿饭之间是没有东西吃的。你不想饿肚子,对不对?” 爱丽丝回答:“我吃饱了”“好吧,你肚子会饿的。记住,晚饭前没有东西吃哦。”

這不是合理的邏輯後果,依然是懲罰,愛麗絲受到“饑餓的恐嚇”。爸爸媽媽還是對她吃飯高度關注,只不過用不像以前那樣引人注意的方式表達而已。他們仍然想強迫愛麗絲吃飯。聰明的愛麗絲感受到,自己挨餓時他們會很難過。所以她仍然拒絕吃午飯,用“挨餓的痛苦”反過來懲罰父母。

這個問題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愛麗絲的父母發自內心地不在意她吃飯。吃飯是孩子個人的事情,她可以自己解決。她可以選擇吃或不吃,她可能會餓或不餓,這都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放手讓孩子自己承擔這些後果。

當我們說這是個“合理的邏輯結果”時,父母們很容易誤認爲這是一種對付孩子的新方法,借此對孩子要求更高。孩子們很快就能察覺父母的真實動機,識破這些其實被掩蓋了的懲罰。采用這個方法的真谛,在于父母如何運用。父母要在這件事情上放手,給孩子足夠的空間,讓這個結果發生。這個結果有兩種可能,帶來不同的意義:不吃飯的自然結果是饑餓和不舒服,而吃飽飯的自然結果是滿足和舒服。

利用自然結果讓孩子體驗自己行爲的後果,我們就給孩子提供了一個真實和誠實的學習機會,使用合理的結果需要我們轉變思維。我們不能再把自己的的意願強加在孩子身上,不能強迫,而是要激發他們的健康行爲。

......

自然後果不可承受,就用合理邏輯結果

三歲的凱茜在院子裏玩的時候,經常不顧來往車輛跑到馬路上去。媽媽需要時時刻刻盯著她,把她抱回來。媽媽爲此說過她、打過屁股,都不見效。

凱茜的這個行爲會有什麽自然合理的後果?當然,我們不能任由孩子在馬路上玩而被車撞倒,這個自然結果我們不能接受。所以,我們可以安排這種不良行爲的後果。凱茜第一次跑到馬路上玩,媽媽可以鎮定溫柔地抱著她,問她“願不願意留在院子裏玩”。如果她第二次又跑到馬路上,媽媽可以把她抱起來,進到房子裏“既然你不想在院子裏玩,那就在屋子裏玩。等你准備好在院子裏玩,我們可以再試試看。”最好房子裏有屬于凱茜自己的遊戲區。

當媽媽把凱茜從外面抱進屋裏時,不能有生氣或控制的企圖。當媽媽說:“既然你不想在院子裏玩......”,媽媽的目的是指出凱茜有自己感受的權利,真的不喜歡在院子裏,媽媽不能故意讓凱茜喜歡在院子裏,然後再把她抱進屋子說這句話。媽媽可以跟凱茜建立界限和後果。如果她又跑到馬路上,就會給帶回屋子裏,不能出去。經常給孩子第二次機會非常重要,這能讓他們感受到自己還有機會,也能感受到媽媽對他們和他們的學習能力有信心。凱茜被帶回屋裏,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在馬路上玩,可能會反抗。這時候,媽媽要保持冷靜和耐心,對孩子的反抗不做回應,一次解決一個問題。

三歲的貝蒂總是不愛刷牙。爲讓貝蒂刷牙,媽媽每次都要盯著她,催促她。這樣的狀況媽媽和貝蒂都不喜歡。媽媽想到了一個後果,她告訴貝蒂,如果她不想刷牙就算了,但是因爲甜食和糖果會腐蝕牙齒,所以貝蒂如果不刷牙,她也不能吃甜食。從此,媽媽對貝蒂刷牙的事情只字不提。貝蒂整整一周都沒有吃過甜食,雖然其他的孩子有糖果和冰淇淋。一天下午,貝蒂說她願意刷牙,同時想吃糖。媽媽說:“貝蒂,現在不行,因爲早上是刷牙的時間。你可以明天早上刷牙。”貝蒂沒有反對,第二天早上,貝蒂自覺地刷了牙。

那是孩子的腳,不是我們的

有時候孩子會做出令我們生氣的行爲,他們的目的就是讓我們生氣,然後爲他們忙碌。這時候,合理的結果會很有效。

四歲的蓋伊經常將鞋子穿反,媽媽爲此很生氣:“上帝呀!蓋伊,你什麽時候才能學會穿對腳呀!過來!到這裏來!”然後,媽媽幫蓋伊把鞋子穿對。

蓋伊其實知道自己的鞋子沒穿對。如果媽媽能客觀地觀察,就能清楚地發現,兒子這樣做目的是爲了通過穿反鞋讓媽媽爲自己服務。

當媽媽說“你什麽時候才能學會......”她的話語其實暗示了蓋伊有多笨。而事實並非如此,如果媽媽和蓋伊有一個人是笨的,那個人肯定不是孩子。媽媽只要不在介意蓋伊怎麽穿鞋,她就解放了自己和兒子。那是蓋伊的腳,不是她的腳。如果媽媽不幹涉,蓋伊就會很快感受到穿反鞋子帶來的不舒服。當蓋伊第一次穿對鞋子時,媽媽要留心觀察,然後真誠淡定地表達自己的喜悅。這樣就夠了,既能褒獎蓋伊的小成就,又能鼓勵他繼續努力。

少一點憐愛,是讓孩子學會責任

十岁的艾伦把棒球手套忘在了游乐场,等他回去找时已经不在了。他非常伤心地哭了起来,而爸爸责备他说:“这是你丢的第三双手套了,你以为钱是从树上长出来的吗?” 爸爸对艾伦进行了好一番冗长的说教,给他讲了一通要爱护物品的大道理,然后他让艾伦做出承诺,会好好保管下一双手套。然后爸爸说:“那好吧,明天我再给你买―双。但你要记住,这是这个暑假最后―双!” (事实上,艾伦丢第二双手套时,爸爸说过同样的话,连最后的决定都一样。只是爸爸看到艾伦伤心的样子就会不忍心)。

很多時候,父母有很好的機會讓孩子體驗自己不良行爲造成的後果,但因爲父母出于對孩子的憐愛,想要去保護他們,結果奪走了讓孩子體驗的機會,甚至還會用自己的方式夾雜著責罵或說教來懲罰孩子。

艾伦的例子中,爸爸可以对艾伦说:“你丢了手套,我真心感到非常遗憾,艾伦。” 艾伦可能会发脾气:“但是我需要一双新的!”“那你有没有钱买—双?”“没有,你给我!” “等到了你得到零花钱的时候,就会给你钱” “但那些钱不够呀!” “对不起,宝贝,这是我能做的,其他的我帮不上忙。” 爸爸这时要保持坚定但友善的态度。

堅持和正確運用是關鍵

使用合理的結果,需要我們轉變思維。我們要知道,現在我們不再生活在專制獨裁、要控制孩子的社會裏,而是一個民主的、要引導孩子的社會裏。我們不能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孩子身上,不能強迫,而是要激發他們的健康行爲。我們需要一段時間來練習,直到這種新模式成爲我們的第二習慣,而且這個練習的過程並不容易,要求我們進行大量思考,經常練習提前想象後果如何。不需要成人介入而自然發生的事情,就是自然結果。

例如孩子睡過頭,就會遲到並面對老師的不高興。我們也可以人爲安排,讓孩子體驗不良行爲的後果(這是邏輯結果)。自然結果沒有父母的幹涉,壓力完全來自于現實情況,這樣的結果經常有效。相對應的邏輯結果,除非家長非常謹慎並確定,否則不能用在“權力之爭”的情況中,因爲這樣會將邏輯結果演變成對孩子的懲罰或報複。因此,自然結果通常比較有效,而邏輯結果運用不當則會産生相反的效果。

假如鮑比沒有倒垃圾,媽媽就不讓他看他喜歡的電視。這兩者間沒有邏輯聯系,不論媽媽怎麽說教,鮑比聽到的都是“你沒有倒垃圾,所以我要用不讓你看電視來懲罰你”。這種情況下,一種可能的邏輯後果是,媽媽不願意在有很多垃圾的廚房裏做飯。另一方面的可能是,星期六鮑比需要做完家務活,再參加球隊訓練,那麽合理的邏輯就是,他需要做完該做的事才能去練球。

正確地和堅持使用合理後果,會有非常顯著的效果,能夠令人驚訝地減少和孩子之間的摩擦,增進家庭和諧。孩子能夠很快看到這些後果的合理性,通常會非常配合,毫無怨言地欣然接受,父母越少提到“後果”這個詞,懲罰的感覺就越小。當然,有的時候我們可能沒有即刻的可行後果,那我們需要等待另一個機會。有時候,通過和孩子討論,征詢他們的意見和想法,也能很好地解決問題。

假如父母和孩子陷入“權力之爭”,就讓後果變成了懲罰,喪失了效果。最重要的是,我們要保持覺察,不讓自己落入這個陷阱。我們需要經常提醒自己:我沒有權利懲罰一個和我享有同等地位的人,我有責任引導我的孩子。我沒有權利強迫他人接受我的意願,我有義務不對他人的過分要求妥協。”

作者簡介:

魯道夫?德雷克斯(1897-1972):美國兒童心理學家、精神病醫生和教育家。現代實踐派兒童心理學奠基人。他開創性地將阿德勒的精神分析法和個體心理學發展爲一系列實踐方法,直接影響了正面管教、父母PET效能等方法的提出,在西方教育界具有深刻而廣泛的影響。


發送此頁給好友】【设为首頁】【 】【打印】【關閉
 相關新聞

©2017 wenhexx.cn 日本高清,日本高清一本道在线,日本高清黄色毛片,日本视频在线网站 蘇ICP備12070413號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147号
地址:揚州市文昌中路558號
电话:0514-87325020 0514-87341639 邮箱:yzwenhexx@163.com
訪問量:  當前在線: